您當前的位置 : 合肥文化廬州

老城文脈穿越古今 藏著盛夏記憶

時間:2018-08-10 08:12:13
摘要

  銀河公園。

  郁郁蔥蔥的環城公園一景。

  合肥的『母親河』——南淝河。

  包河公園荷塘美景。

  中國的歷史上,城池周邊總是環繞著護城河,合肥自然也不例外。從城南到城西再至城北、城東,包河、銀河、琥珀潭、黑池壩、南淝河,融會貫通,護城環繞。

  合肥護城河為廬州百姓提供生命之源,河畔樹木遮天蔽日,留下了世代傳承的文脈印記。時光流逝,如今的護城河早已失去防御功能,成為市民休憩娛樂的場所。

  炎炎夏日,漫步於護城河邊,感受喧鬧中的靜謐和清涼。一座城,數不盡的是滄桑;古城人與護城河相伴,滿滿都是說不盡的故事。帶著盛夏的記憶,踩在護城河邊的臺階上,我們尋索城市的歷史印記,觸摸老城的文脈綿延。

  包河岸邊感觸『包公文化』之魂

  盛夏時節,走入包河公園,綠柳成行、蒲荷萬柄,吹吹涼風、賞賞荷花,火熱的躁動一掃而光。老人們說,一直以來,護城河兩岸都是合肥人最喜歡的納涼地兒,這荷香漫天的包河邊尤是。

  關於包河,合肥人都不陌生。它原本是護城河的一段,之所以『改姓』包,和『不要廬州府一轉,只取護城河一段』的故事有關。據說,宋仁宗欲賜廬州城給包公,他卻堅辭不受,最後要了一段淤塞已久的護城河。河產不比田產,分不開賣不掉,窮不著也富不了,因此,包公的後代多依河而居,靠捕魚挖藕采蓮為生。為了紀念包拯,後人將這段護城河取名為『包河』。

  包拯辭世之後,靈柩從開封運回合肥,歸葬於包孝肅公墓園,後在包河東南畔重建。到了明朝,包河岸邊的香花墩興建『包公書院』,供包家後裔及城內百姓讀書,後被定名為『包公祠』,可惜毀於戰火。直至光緒年間,晚清重臣李鴻章獨自捐資,重建包公祠堂,一直延續至今。包公墓、包公祠、香花墩、廉泉,承載著千秋後代對包拯的崇敬、贊譽之情,清代思想家宋衡曾作詩曰:『孝肅祠邊古樹森,小橋一曲倚城陰。清溪流出荷花水,猶是龍圖不染心。』

  一條包河,穿越千年歷史的幽谷,流淌至今。老人王秉衡在包河附近住了大半生,兒時的夏季,他最喜歡在河邊玩耍,『那會兒河兩岸都種著樹,雖然遠不如現在這麼茂盛,但還算遮陰。河裡有魚在歡騰跳躍,伴著傍晚的習習清風,我和小伙伴打水漂、砸魚,玩得可開心了。』大人們也喜歡在包河邊納涼,『拿著扇子,搬個小馬紮,往河邊一座,聊天、打牌、吃東西、叫嚷著孩子,熱鬧!』

  王秉衡自幼喜歡歷史,後來成為高中歷史老師也是兒時的志願。包公祠堂上方,李鴻章胞兄李瀚章題寫的『色正芒寒』橫匾;祠堂旁側,李鴻章親筆題寫的《重修包孝肅祠記》石碑;李鴻章侄孫、光緒年間舉人李國蘅所修的『廉泉井』庭;清代廣東督學以包拯畫像為范本,請工匠臨摹雕刻的包公全身像,並揮毫寫下的詩篇:肥水汩汩,蜀山蒼蒼。間氣盤礡,浩乎方長……包河岸邊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,總是令王秉衡流連忘返,浮想聯翩。

  上世紀90年代,包河、蓮花塘一片都是稻田,河水清澈見底。『站在岸邊,能清楚看到魚兒在游,河裡長滿了蓮藕,就像小孩子的手臂似的,雪白雪白、一節節的,看著可誘人了。』家住蕪湖路的劉秀萍說,那會兒的包河岸邊已是綠樹成蔭,走到河邊就好像有個天然空調,格外涼爽。下午和晚飯之後,周邊市民總喜歡舉家到包河岸邊納涼,散步、賞荷、『講古』,『那會常聽到人說包河裡的藕是無絲藕,魚是鐵面魚,是包公鐵面無私的化身。這麼多年了,我一直覺得,合肥人逛著包河,心裡想的全是千年前的歷史,或許這就是合肥歷史文化的魂吧。』

  銀河探尋文人墨客的『合肥癡情』

  暮色降臨、華燈初放,銀河『伴隨』環城路『享受』著時光交錯,綠樹、小橋倒映在河水裡影影綽綽。草坪上、小徑上,不時可見散步納涼的市民,有嬉笑玩鬧的一家人,也有情意纏綿的情侶,還有相互攙扶的老兩口……銀河靜靜流淌,見證著合肥人的幸福生活,一如它千年來的『記錄』。

  銀河在包河的西邊,原為廬州南城護城河的西段遺址。舊時,包河與銀河是完全貫通的,中間隔著南薰門。曾有人考證,合肥歷史上並沒有『銀河』,無論是《嘉慶合肥縣志》,還是《合肥縣傳郭城圖》,抑或《嘉慶合肥縣志》中,都沒有標注出其位置所在。極大的可能是,銀河、包河本為一條河,名為『營河』。建國後,由於徽州大道處河道被堵塞,一條河變成兩條河,東邊名氣更大的『包公池』成為後來的包河,西邊的便由營河『美化』為銀河。

  改造之前的銀河,窄長的護城河道將東岸環城馬路與對面地勢略高的土岸蜿蜒分隔,河面上一座陳舊、色彩斑駁的木橋單薄地把兩岸靜靜地連接。以前的合肥人習慣從地理位置劃分城市與鄉村的區別,環城路之內懷抱著的大街小巷是『市區』,護城河之外則是『農村』或是郊區。夕陽西下,三兩家庭主婦提著從『百貨大樓』購買的糖果、『工農兵商店』裁剪的布料,興高采烈地經過小橋,相互比劃著、大聲說笑著,相約下一次『進城』。

  上世紀80年代,銀河沿岸一帶打造為銀河公園。河水兩岸的地勢做了適當平整,鵝卵石鋪就的羊腸小徑曲折蜿蜒;臨水而建的樓臺端莊、亭榭秀美,木橋『換裝』,石橋驚艷現身;鼠跳躍、長頸鹿伸脖、大熊貓啃竹、白天鵝凌波等,一個個雕塑情趣盎然,為園區增添了幾分俏皮——銀河公園成為當時合肥市民愜意休憩的場所。一晃30多年過去了,現在的夏夜,依然有不少市民習慣到銀河邊納涼。

  南宋著名詞人姜夔曾多次來合肥,客居毗鄰銀河的赤闌橋,他一生所作的詩詞中,近四分之一是懷念合肥情人或詠歌合肥風物的詞章。『客居合肥南城赤闌橋之西,巷陌淒涼,與江左異,唯柳色夾道,依依可憐。因度此闋,以紓客懷。』姜夔還專門用『淡黃柳』為詞牌,自制一首詠合肥的詞,在這首小序中,提到自己曾居於赤闌橋,巷陌多柳。

  當時的赤闌橋一帶店鋪林立,是個繁華的商業區,岸上樓館、水下亭閣,日日笙歌、夜夜管弦。也就是在這裡,姜夔認識了兩位琵琶藝伎,遂結情緣且一往情深。只可惜,姜夔的這段合肥之戀最終無疾而終,有說這兩姐妹不告而別,也有說這姐妹倆中的一個不甘金兵屈辱,在殺死一個小頭目之後,從赤闌橋上縱身跳河自盡,這河極可能是今天的銀河。

  如今,纔子佳人早已消逝,只留下不朽的詩詞,以供後人追憶。浪漫夏夜,漫步於銀河邊,微風拂面,輕吟詩句,或許你也會感動於一代文人的合肥癡情。

  詩人的『黑池壩之思』展碧水秀美

  常走環城路的人或許知道,環城西路與安慶路交匯處有一段弧形的彎道,西臨著名的琥珀潭和黑池壩,東邊通往繁華的城隍廟、三孝口。安徽省歷史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李雲勝說,這條道其實是古城牆的一部分,位於西平門和水西門之間。解放前,東邊是一排排民房,住在那裡的是所謂的城裡人;西邊是城外,住的都是鄉下人。這與上述『環城路劃分城市與農村』的說法一致。

  從行政區劃上來說,解放初期的時候最有意思,一牆之隔,吃的卻是兩地的糧食,一邊屬於合肥,一邊是肥西的地界。到了上世紀70年代,那段古城牆早就成了環城西路的一部分,但路東和路西仍然是兩個天地。家住二裡街的老人陳金娣記得,當時環城西路那一道彎的下邊叫趙崗村,穿過一片茂密的樹林,一片水域出現在眼前,那應該就是琥珀潭。

  琥珀潭周圍都是茅草農捨和菜地,夏天蟲飛蛙鳴,還有腥臭味從長滿了青苔的水域中飄出。雖然一牆之隔繁花似錦,可居住在這端的人們卻過著地道的鄉下生活,連夏日防暑都是農家『土辦法』。『那會兒的農村沒有電扇,只有一把芭蕉扇,用碎布條把邊包好,撲哧撲哧地扇風。實在熱得不行,男人們就光著膀子,從井裡打一桶水,從頭頂上倒下去,一下就涼快多了。』陳金娣說。

  大伙兒最盼望的『消暑』,是能在村子裡看大戲和露天電影,『看著、唱著、樂著,大半個晚上一會兒就過去了,好像也不覺得熱了,回家躺床上還覺得挺開心,入睡都比平時快了。』陳金娣最喜歡看電影,『聽廬劇和黃梅戲也還行』。只可惜,這樣的『納涼夜』實在太少,陳金娣印象中僅有寥寥幾次,大多數還是靠『硬抗』。

  當然,琥珀潭是現在的稱呼,得名於它邊上有名的琥珀山莊。據考證,它的原名叫石河,當年為城西護城河的一段,緊靠合肥的西大門。其自然地形比較復雜,中間低凹、四周高聳,好似一個小盆地,歷史上好幾次攻打合肥城都沒有攻下,留下了『鐵打的廬州府』佳話。20世紀末,琥珀潭被改造為一個風景區,有綠化噴泉廣場、水上舞臺和以『琥珀潭』為中心的人工石壁群,是一個開放的具有朴野風格的休閑場所。

  早年,琥珀潭的北邊是黑池壩,中間由一條壩埂隔開。李雲勝說,黑池壩是天然形成的,後來『順道』與護城河連通,再後來又被分割出來,也修建成為景區,與琥珀潭各自獨立又相互連通。當時的合肥人,每逢周末或是晚飯之後,都喜歡到那兒去逛一逛,坐在水邊發呆或是躺在草地上小憩,寫意自在。夏夜,這兩處景區也是市民喜愛的納涼場所,有時也會在此舉行演出,倒是滿足了周邊『原住』居民邊乘涼邊看戲的願望。

  曾經,黑池壩留下了一個與七仙女有關的傳說。相傳在隋唐年間,合肥老漢帶著孫女白小玉放鵝,小玉本是七仙女中的白衣仙子,因包庇織女被罰下界。邪惡的蟹仙一直想得到她,一天晚上,乘黑雲下來搶小玉。白老漢拿刀撲去,反被鉗了一下,血流不止。這時,大白鵝突然說話了,『石牆院中有一串珍珠項鏈,你戴上後可以恢復法力,斬妖除怪。』小玉把項鏈砸向蟹仙,粒粒珍珠變成劍插入蟹仙身體,落地的珍珠變成了一個個小池塘,而蟹仙落入的池塘水變成黑色,被稱為黑池壩。

  上世紀90年代,畢業於復旦大學的詩人陳先發,每天傍晚繞著黑池壩散步,回家後就在書眉和廢紙上寫一些思考。2014年,陳先發的隨筆總集《黑池壩筆記》出版,將人們的目光引向合肥,引向這一潭碧水。千百年來,合肥的城河與詩,緣分剪也剪不斷。

  南淝河堤岸『淮浦春融』引文人

  合肥的護城河中,名氣最大的是南淝河。這條發源於江淮分水嶺,最終流入巢湖的合肥『母親河』,成就了這座具有幾千年文明史的廬州古城,曾有許多游子正是沿著這條河走出合肥,走向北京、南京、上海、廣州等國際大都市,再遠赴重洋。

  李雲勝說,明末清初,合肥的大戶人家挖有地窖,數九寒冬時僱人從南淝河裡運回大塊的冰,儲藏在地窖裡。冰上面用幾層厚棉被覆蓋著,到了夏天再取出來做成『冰盤』擺放在居室當中,冰雪在融化時不斷散發涼氣,這制冷的效果絲毫不亞於今天的空調,還不耗電,不污染環境。當然,尋常人家不可能像大戶人家那麼奢侈,他們也有自己納涼的法子,在南淝河邊尋一處陰涼地就是個不錯的選擇。

  今天的合肥,瀕臨南淝河最熱鬧的地界,是東門的小花園。即便是炎炎夏日,那兒也常聚集著一群老年人,躲在樹蔭下,捧著大壺茶,下棋、唱戲、閑聊,一下午的光景就過去了。晚上,那裡又是阿姨們的『天堂』,廣場舞、話家常,暑熱似乎也沒那麼難熬了。其實,早在明清時代,小花園一帶就是著名的廬陽八景之一『淮浦春融』。

  『准確地講,今天的淮河路橋、長江路橋周邊都是過去的「淮浦春融」景區。古時,那裡綠草如茵,風光秀麗,纔子佳人紛紛前往游玩,春季踏青、夏季納涼、冬季賞雪,熱鬧非凡。』李雲勝說,小花園背後就是南淝河,過去河面上可以看見行駛的篷船。漁娘蹲在船板上支鍋烹魚,煎魚的香味,四散開來。記不清從哪一年開始,篷船消失了,漁民不見了,在小花園打拳、說書、走『江湖』的也走的走、散的散,了無蹤影。

  有人把小花園比作合肥的外灘,因為有水的地方就有了靈氣,有綠的地方就有了生機。古往今來,在這條護城河,也留下了文人墨客的『印記』。

  清代廬州府學正朱弦在《八景說》中寫道:『廬郡處江淮之間,南臨江,北距淮,故凡水之在境內者,皆可以江之、淮之也……曷言乎春?柳絲花片,春光動也;輕煙碧浪,春水生也;香車寶串,春人游也;故春不在城中而在水際也……』這首《八景說》後被載於《嘉慶·合肥縣志》。明朝也有詩歌描述『淮浦春融』,『碧波如練草如茵,萬古長淮二月春。落盡桃花風力軟,海潮先湧化龍鱗。』

  晚清重臣李鴻章也與小花園有著深厚的淵源。李雲勝介紹,相傳李鴻章家就住在離『淮浦春融』不遠的城裡頭,和廬州城裡大戶人家的孩子一樣,年少的李鴻章也喜歡在風和日麗的時候,邀上三五好友,帶上好酒好菜,到『淮浦春融』賞景作詩。李鴻章離家北上之前,把親朋摯友請到了『淮浦春融』,在此辭別故鄉。

  如今的小花園,雖說早沒了『淮浦春融』的景致,但也是綠樹成蔭,亭臺長廊,倒影成輝,是喧鬧中的一塊綠地。夏季的某日,到小花園納涼,徜徉於南淝河岸邊,或許你也能觸摸到時代傳承的廬州文脈。

來源:江淮晨報  作者:
相關新聞
 
快訊
政務
視頻
地市分站:合肥|亳州|安慶
中共合肥市委 | 合肥市人大 | 合肥市政府| 合肥市政協 | 中共合肥市紀委 | 市委組織部 | 市委宣傳部 | 市委統戰部 | 市委政法委 | 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| 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 | 市城鄉建設委員會 | 市教育局 | 市公安局 | 中安在線
熱線電話:0551-65179860-233
聯系地址:合肥市政務新區潛山路1469號
聯系郵箱:hfanhuinews@126.com

網站介紹 | 廣告刊例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網站導航

中國安徽在線網站(中安在線)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皖B2-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1208228 2009-2010年度全省廣告發布誠信單位